欲海沉沦:一个换妻经历者的良心忏悔- 第四一四章 酒池肉林1

都市小说   2021-05-17   加入收藏夹

  高珥软软的趴在床上,久久才恢复过来,我轻抚她的娇躯。她的敏感,她的急切,心底的火热让我有些疑惑。装着毫不在意,试探的问道“肖阳现在对你怎么样?”

  我是鼓起很大的勇气才问出这话,毕竟这里面牵扯太多,不止有她,有我,还有两个家。

  高玥睁开还雾萌萌的眼,盯着我看了几秒问说“你关心吗?”我在她肩上亲吻,微笑点头。

  眼里终于有丝满足的色彩,可又随即黯淡道“我们在家原本就很少说话,以前还能相安无事,他进他的屋,我睡我的房。不过自从你插入其中后,他开始变得有点不可理喻,昨晚还大张旗鼓带了个女人回来,在家里闹腾了一个晚上。”

  我心头一跳,不自觉猜测,高珥这是在报复肖阳,还是想找我发泄体内的,或许都有一点,也或许她还有什么目的吧。我从不觉得自己是那种,让女人一见,就会爰上的男人,更别说想她这样高傲的女人。

  在同一个公司已经几年,以前很少有交际,是自从那次肖阳打妻子主意,我打电话让她救场后,她对我态度才有所改变,后来还主动与我接近。我好奇的问过,她的回答是因为我能忍住诱惑,打电话救妻子,不是每个男人面对利益,都能选择自己的妻子。

  这样的原因或许有,但我不觉得全是那样,只是具体缘由,她还没有吐露而已。不过不管为什么,这样的女人,我都愿意付出。说不清是为什么,或许是我贪念美色,也或许是我从她身上感觉到什么。

  我原本想问高玥,为何不离开肖阳。可我问不出口,因为这不止是在拆散他们家庭,还因为我给不起她承诺,更说不出让她去找个更好的男人那样的话。无法用言语安慰高玥,我只能抱紧她,用身体抚慰她,希望给她点温暖。因为我能感觉到,这具骄傲,绝美的身体中,蕴藏的其实是寂寞。感受到我的情绪,高玥也安稳的躺在我臂弯中,不在说话。

  或许是刚才太累,也或许是气氛很使然,我居然小睡过去,等被高玥叫醒,已经快十一点。想到家里的妻子,我慌乱起身,她已经穿好衣服,坐在床头静静的看着我。

  走出酒店,试探的问高珥,要不要我送她回家,其实这句话只是客套。如果时间充裕,自然不会这样,不过现在,我担心妻子回家,没见到我会起疑询问。

  本以为高玥会体谅,自己坐车回家,谁是她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。感觉有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可只能硬着头皮,开车把她送回去。路上车速很快,我们都有些沉默,到楼下时,看到她家的窗户亮着灯光。

  下车前,高珥转身居然转身,帮我整理好衣领和领带,接着我的脸重重亲了口。那会竟然没有心情去感受,双眼望向那扇窗户有点发懵,她却什么都没说,打开车门,踩着高跟离去。

  调转车头,准备离开时,心里突然有了点感悟。再次回头望了眼,看到窗户前的人影,苦笑了一下,快速驶离。

  出了小区就把今晚发生的事忘记,脑子想着编个怎样的谎言,瞒过妻子的询问。进家门前很是紧张,在门口站了好几秒,反复看过好几遍,确定身上没什么线索,才敢打开家门。

  进门后才发现,这一切都是我想太多,妻子根本没回来。心头刚松一口气,却又有点担心起来,思考后,还是决定打个电话问问。

  铃声一直响到忙音,也没人接听,我心里更加不安。但还是自我安慰,或许她们在喝酒,唱歌,没听到。隔了十多分钟,又打过去,电话依旧响到忙音,听着电话中的语音提示,我终于明白,那次妻子生日,她打十多个电话,我没按时,着急,失落的心情。

  不停自我安慰,她不是小孩,不会出什么事,可没用,还是会止不住胡思乱想,猜测她是不是遇到意外,是不是这样,那样。接着又拨过去,铃声响了很久,就在我快失望,以为又没人接,却有人按下通话键。

  电话里传来的是个女声,不过不是妻子,当时有点被吓一跳,开口就问对方是谁。听完她的话,才松口气,不过又有点生气。询问地址后,拿起车钥匙出门,前往他们唱歌的地方。

  走进包房,就听到震耳欲聋的歌声,还有疯狂的嬉笑,打闹声,似乎都喝醉了。彩灯旋转,光线很暗,不过还是依稀能看清里面的八,九个人影。

  老实讲,当时完全被吓到,一个个都脱掉外套,只穿着内衣,内裤,要不三两围在一起大声的嬉笑,划拳,要不就两人搂在一起,唱歌,聊天,到处都是白花花的嫩肉。灯光打在上面,更加耀眼,远远看去,根本就是酒池肉林,一片景象。幸好里面都是女人,不然我肯定会发火。

  说起来有些奇怪,那会儿居然没心情看那些长腿,细腰的女人。

  在人堆中找到妻子,她也跟其余女人一样,全身上下,只剩下两件遮羞布。正和一个女人拿着话筒,大声的唱着歌,我已经没心情去听她们唱的什么。

  走到妻子身前,挡住了前面的荧幕。妻子呼喊着,本想伸手将我推开,不过似乎察觉不对,抬头看到是我,愣了两秒,突然笑道“呵呵,老公,你怎么来了!”

  想到平常端庄,贤淑的妻子,又看到现在她,我甚至有点不愿相信,望着她没有说话。

  “来的正好,来,我们一起唱一首,点爰你一万年。”妻子嬉笑着,就起身要去点歌。

  我拉住妻子的手,听到她要点的歌,看着她疯疯癫癫的样子,再也生不起气来。和颜悦色的说“很晚了,该回家了。”

  “哎呀!她们都还在呢,在玩一会嘛!”妻子望着我哀求。

  “快把衣服穿好。”我命令道,望了眼四周的环境,居然呆不下去,想到服务员上酒时,是不是全看到了。

  妻子还没说话,旁边窜出个带个花环的女人,跌跌撞撞的扶在我肩上,还没说话,就闻到股很重的酒味。她似乎毫无所觉,嬉笑说“诶,帅哥,这么快就来了。”

  妻子的姐妹,我都见过,不过平时很少联络。眼前的女人有些眼熟,一时想不起名字。

  “电话全收在我哪儿呢,刚才就是我接的电话!”女人邀功似的说,还没等我道谢,就拿起桌上瓶酒,塞到我怀里说“今晚是我的生日,我说了算,不喝高兴谁都不许走。”

  望了眼妻子,她傻傻的笑着,啥话也不说,她酒量原本就不好,看来被灌了不少。不过今天是那个女人的生日,我自然不能破坏气氛,不然妻子以后如何面对她们。只能拿起酒瓶,说了些客套,祝贺的话,无非就是生日快乐,来的急,忘记带礼物之类。

  寿星到时好说话,一切都接纳,不过作为惩罚,让我把那瓶酒干了。廿,幸好是小瓶的嘉士伯,如果是大瓶,还真不一定能干下。

  喝酒的时候,不少女人围着鼓掌,嘻嘻哈哈,打打闹闹的,看着我都忧心。这些平常在职场,人前都是气质过人,别人眼里的美女,梦中的女神,谁知喝了酒,一个个都现出原形。

  敬完酒,我对寿星抱歉,说天色太晚,明天要上班,想带妻子回家,也让她们都少喝点差不过就可以了。谁知没一个人听,在寿星怂恿下,那些见过,没见过的,一窝蜂上前敬酒。